(原标题:违法减刑黑幕!又一厅官被公诉)

12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其官方微博通报,湖北省自然资源厅原党组成员、省纪委监委驻省自然资源厅纪检监察组原组长王保平被正式提起公诉。

1973年,芦振龙出生于山东聊城,1998年7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进入重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公安处(后并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任户籍民警。牺牲前,芦振龙既爱岗敬业,又肯钻研业务,担任户籍警后,他深入调查研究辖区情况,写成论文《暂住人口管理问题探析》。在所里,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待人热情,受到群众和同事一致好评。

芦振龙牺牲后,重庆市政府在彩云湖湿地公园为他修建了纪念陵园,并竖立铜像,以寄哀思。每年的清明节和烈士纪念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干警都会到陵园举行纪念仪式,让昔日的战友在雕像前同烈士说说话,让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新鲜血液感悟烈士精神,传承烈士遗志。

纵观过往案例,几乎所有犯有非法帮助罪犯减刑这一罪名的官员,其职务都与监狱管理密切相关,而这也符合常理与逻辑——毕竟,倘若对监狱管理工作缺乏具体的了解,且不掌握相关的权力与人脉资源,一般的官员也很难通过运作帮助罪犯非法减刑。

通报显示:王保平(副厅级)涉嫌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减刑、受贿罪一案,经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黄冈市人民检察院向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如今,芦振龙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石桥铺派出所被九龙坡公安分局设定为“情指联动”公安改革试点单位,依托大数据和信息化科技成果,实现了刑侦、户籍、治安等数据的互通,带动了派出所在案件侦破、治安巡防、服务民生等方面能力的提升。“英雄虽逝,但他的风骨永远熔铸进了这个集体中。他的路,我们会替他走下去;他的事业,我们要帮他完成好!”石桥铺派出所所长桑宏伟说。

芦振龙的英雄事迹很快传遍了重庆的山山水水,同年6月1日清晨,重庆高新区万人空巷,10余万名群众戴着白花自发为芦振龙送行。芦振龙后被公安部追记“一级英模”称号,重庆市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2007年12月,芦振龙的血衣和警官证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1999年5月27日,芦振龙到他管辖的兰花村传唤前一晚聚众赌博、持械斗殴的嫌疑人魏某。下午6时35分,他来到魏某回家必经的路口等候。10分钟后,魏某驾驶一辆黑色摩托车出现在路口,看见民警,魏某慌忙弃车而逃,芦振龙立即奋勇直追。魏某随即钻进了附近的一条僻静小巷,芦振龙追进小巷200米处,眼看就要逮住魏某,没料到身后突然窜出6个手持尖刀的年轻人,他们正是魏某犯罪团伙的另外几名骨干成员。

对于王保平的具体罪行,黄冈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王保平在担任湖北省汉阳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省纪委派驻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组长期间,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捏造事实、伪造材料,为不符合减刑条件的罪犯违法报请减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滥用职权罪、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这起案件中,有两个值得关注的特殊事实。第一点,在于王保平自己也是纪检监察工作的负责人,而且还是省纪委派驻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监察组的组长,纪检监察机构将他揪出来,是“刀刃向内”的典型体现。而第二点,则是王保平所涉及的具体罪行中,有“为不符合减刑条件的罪犯违法报请减刑”这一条。这种极为特殊的职权犯罪行为不仅涉及腐败,也侵害到了司法公正,而司法公正可谓是公众最关心的社会重点问题之一。从履历上看,尽管王保平在落马时,已经在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官任职数年,官至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但在调任国土资源部门之前,王保平却是一个相当资深的监狱管理者,曾先后担任汉阳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以及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等重要职务。

今年是芦振龙烈士牺牲20周年。前不久,来自九龙坡区的40名党员民警相约来到烈士陵园,和自发赶来的群众一道瞻仰先烈,寄托哀思。

“也许对于许多年轻人而言,20年前万人空巷送别烈士的记忆已经模糊,但作为战友、师长、领导、兄弟的芦振龙,永远不会被忘记!他重塑了警营精神,他永远与我们同在!”一位参加纪念活动的公安干警说。

面对7名亡命徒,芦振龙凛然不惧:“我是派出所户籍民警,我依法传讯魏某,你们不要乱来!”这伙歹徒壮着胆子嚷道:“你独身一人,还敢跟我们对抗,今天要你服气!”说着便举刀朝芦振龙砍去,芦振龙虽抓住前面一个歹徒,但侧面的歹徒一刀砍中了他的前额,鲜血喷溅而出。

2012年,广东省检察院对张海违法减刑系列案展开调查。经查,张海的女朋友及秘书找到时任佛山市看守所副所长罗建能,要其为张海寻找检举立功线索材料,并给了罗建能3万元人民币。罗建能收到钱之后想出了“李代桃僵”的办法,将一条抢劫案的线索告知张海,并将涉嫌抢劫犯罪的嫌疑人张某调至张海同一监室,由张海检举张某。在该案中,广东省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涉案人员24人,司法行政、监狱系统、看守所系统为之徇私舞弊的达14人之多。其中包括广东省司法厅原党委副书记王承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原处长郭子川等人。其中,王承魁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郭子川因犯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佛山市看守所原副所长罗建能因犯徇私枉法罪被处有期徒刑五年;丁飞雄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张海秘书康杰因犯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负责监狱管理工作的官员,本应是保证犯罪分子受到应有惩戒,维护地方安全的“守护神”,然而其中的一些败类,却为满足一己私利,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并且制造出了多起引发广泛公愤的非法减刑事件,其中一些被非法减刑释放的犯罪者,在出狱后继续制造事端,对社会利益造成了严重损害,为此,唯有严格追究这些徇私枉法者的责任,才能有效震慑此类犯罪,维护监狱管理工作的应有秩序。

歹徒行凶后仓皇逃窜。附近的村民们闻讯赶来,将身中21刀的芦振龙送往医院抢救。5月28日凌晨4时45分,芦振龙永远停止了呼吸,年仅25岁。

事实上,在许多地方,监狱管理机构的主管官员,都是犯罪分子家属以及相关利益团体“围猎”的重点对象,有省份甚至出现过监狱管理机构的“一把手”成为犯罪分子同伙的事情。2018年8月23日,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通报称,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王伟等4人均因涉嫌滥用职权被开除党籍,包括王伟在内,其中3人违法为涉黑罪犯减刑提供了帮助。人民日报曾刊文称,违法减刑问题主要出现在计分考核、立功受奖、疾病诊断鉴定这3个环节。假立功是许多罪犯违法获取减刑、假释的“捷径”,他们通常以非法手段获取立功线索、编造虚假材料申报专利发明,谋求立功奖励。以原广东健力宝集团董事长、总裁张海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为例,2007年他一审被判15年有期徒刑,通过贿赂监狱管理人员、伪造立功材料等手段,先后获得一次改判、两次减刑,缩短刑期9年1个月28天,2011年1月即出狱,随即逃往海外。据公开报道,其减刑原因系“检举他人犯罪立功”及“专利发明”,而这两个项目,也正是犯罪分子违规减刑的“造假重灾区”。

此时的芦振龙努力睁开被热血蒙住的眼睛,他用左手抓住歹徒的利刃,与歹徒英勇搏斗。这时,又一歹徒挥起尖刀朝芦振龙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