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南京12月7日电 (记者 朱晓颖)年逾九旬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岑洪桂日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孩童到晚年,他的日子是从苦到甜。“但是过去的苦难,我们是永远不能忘记的。不仅我们要记得,我们的后代也要记得。”

今年的12月13日,是中国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公祭日前夕,多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接受记者采访。

ICE发言人休斯(Paige Hughes)说,在整个招标和授予过程中,该机构一直遵守联邦合同和采购法规。休斯在一份声明中说:“旨在妨碍联邦执法的州法律是不适当的,也是有害的。”

据老人回忆,当时他家住在南京汉中门外北化厂街的城墙边。1937年12月,日军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父母带着他和二妹、二弟逃出火海。未满2岁的三弟岑小三(乳名)在屋内睡觉,因日军阻止父母返回屋内,三弟被活活烧死。

每年清明节家祭、12月家祭、公祭日悼念遇难同胞等很多活动,他都会参加,并经常会作为幸存者代表发言。

岑洪桂是在世幸存者中年纪较大的一位。他生于1924年11月,今年96虚岁,思绪和表达还很清晰,“这段历史我永远都忘不了。”

和很多勇敢的老人一样,岑洪桂没有选择自我保护式地回避这段亲身遭遇的苦难经历。他在晚年时一次又一次提起这段经历,只为让更多人通过他,了解南京大屠杀这段残酷又真实的历史。

但在纽森签署法案后,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人员随即在一个联邦网站发布了招标书,对四个拘留所进行招标。ICE规定,在合同开始之前,设施必须“交钥匙准备就绪”。

2013年12月11日至16日,受日本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邀请,当时已年近九旬的岑洪桂在家属的陪同下走进日本熊本、长崎、福冈等地,参加在当地举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集会,向日本民众讲述亲身经历。

在今年10月,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签署一项法案,加州将禁止使用营利性私立拘留设施,来拘留等待驱逐听证会的移民。这项新法案禁止该州惩教部门从2020年开始续签合同,也从2028年开始禁止将该州的囚犯安置在私立监狱。

“只要有需要,我还是会跟年轻人讲起过去。”岑洪桂对记者说,希望国家富强,中国人民的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完)

日前,96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岑洪桂老人在南京接受记者采访。泱波 摄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2周年。时光流逝,浩劫中逃生幸存下来的人们如今都已是八九十岁高龄。近几日,又有几位幸存者接连离世。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统计,目前登记的健在幸存者仅为78人。

11月,包括参议员黛安•费因斯坦(Diane Feinstein)和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21名国会领导人,致函当时的国土安全部秘书凯文•麦卡里南(Kevin McAleenan),对ICE的签约程序表示关注,并要求就招标进行沟通。

根据新合同,ICE从它所寻求的四个设施中的每一个经营者那里收到一份报价,这些设施属于三个私人监狱公司。

包括该法案起草人的国会议员罗伯•邦塔(D-Alameda)在内的州立法者,以及对移民的拥护者称,这种招标是ICE公然企图规避法律,以继续拘留加州的移民。

“我当年13岁,日军将我推入火海,我的裤腿被点燃,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岑洪桂说,日军还向抱着二妹的父亲开枪,子弹射到二妹岑洪兰的下巴,鲜血直流。父亲随后被日军带走,而他带着母亲、二弟、二妹躲到了城墙边防空洞里避难。父亲命大,返回汉中门住处附近,在防空洞找到了他们。一家人连夜跑到下关江边,渡江后又走了10多天的田间小路,回到安徽邳县老家,躲过一劫。

虽然背负苦痛回忆,但老人的性格乐观向上。对比今天和过去的日子,老人真切感叹:“真是一个天一个地,生活的变化翻天覆地。”